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夕阳诗歌文章 >> 一炷清香万缕情思———————(松月石泉)
    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
一炷清香万缕情思———————(松月石泉)

发表日期:2018年11月22日  出处:松月石泉  作者:松月石泉  本页面已被访问 1071 次

一炷清香万缕情思

  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。春暖花开、莺飞草长的时节,“清明节”到了。每每到了清明这个凄凉冷清,闻之断肠的节日,让我的心情沉重,深深地沉浸于怀念、歉疚、追思刻骨铭心的先父、极其遥远的母亲思绪中。

  然而,清明节这天,天公一脸凝重、低沉、阴郁,饱含泪水垂垂欲滴。春意浓郁,竟无一缕春风,天空灰蒙蒙、低沉沉,似乎含一丝雨意。依惯例,我与老伴、俩女儿一行驱车直奔故土。我已年逾古稀、岁迈皓首,远过父母离世之年龄,却能往返祭祀,不知是我的造化,也不知是父母有德,还是女儿们的福气,或许,兼而有之。不管怎样,一家四口冒着初春的寒意,顶着厚重的阴郁,隔着百里之遥,虔诚地为逝去久远的父母祭奠。

  女儿虽不常出远门,技术尚可娴熟,像离弦之箭飞驰于高速。公路两侧泛青的林木呼啸而掠过,空中稍带绿意的垂柳枝条低垂,呈扇形铺开,车如驶入垂帘长廊,人犹如在画中,彷佛在诗中,又似在幻中……

  不到两小时,车已驶入田间便道,远远望去,墓地烟雾缭绕,早有人前来祭奠。我家族也算大家族,大部分不认识,也无往来。只有二位堂弟,老实巴交农民,日子不宽裕,不便讨扰,每年祭祖若碰上二堂弟便请他们撮一顿,边吃、边喝、边聊,弟兄们亲热一阵,我便乘车回家。

  清明,自古就是祭祀祖先和亡人的节日,更是生者和死者进行灵魂交流的时刻。清明真的让人断肠,而且是那种静默中渗透着彻骨凄然的断肠。一丛密林,一条小径,看着那一方土丘似的坟茔,隔着生与死的两个世界,一颗碎心,两行清泪,感受着一种无言的凄凉,内心无限感伤!

  满地荒草丛中排列着辈分有序的十几个墓堆,放着零星的祭品、香火,冒出丝丝细烟。墓地里站着几个人注目看我们,寒暄之后,方知都是本家。女儿跑前跑后摆放祭品,老伴即行祭拜,我重重地跪在父母墓前,深深地磕了三头,燃几炷香,烧几许纸,一行行清泪滴落酒杯,洒在坟前,袅袅香烟,烟雾锁定了我们彼此不能相见的两个世界,饱含泪水,默哀,陷入无尽的哀思……

  母亲,对我来说很陌生,好像我生来就没有过母亲,因母亲英年早逝,当时我只有八岁,稍有一丝记忆。父亲,他积父爱、母爱于一身,含辛茹苦将我拉扯大,培养成人样,想到父亲,实是刻骨铭心……

  父亲没念过书,他是家里的老大,从十岁就干上了农活,但他的文笔却了得。那时,父亲的爷爷是满清时的秀才,出任私塾先生,父亲从十岁每当农闲便侍奉爷爷,到十三岁便由我二叔替代。父亲虽没上过学堂,但“四书五经”、 “孔孟之道”、“老子道德”,熟背如流,能写出很漂亮的半白半文言文章;又有一笔好然,毛笔、硬笔,令人瞠目,就是现在的我也自叹不如。

  父亲虽是农民,但思想进步,信仰马列,积极支援抗战,四六年加入共产党。解放后投身土改,在当地城镇小有名气,曾任过区委组织委员、宣传部长、乡党委书记、公社社长等职。

  一九六0年,是中国人蒙受灾难的年代,各部门大量下放人员支援农业。当时,父亲所在公社也有下放指标,该下放谁呢?身为领导,先父毅然带头响应党的号召,义无反顾地申请支援农业第一线。全公社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,先父胸前戴着大红花,手里捧着鲜花,光荣地被送回老家为农。摘下胸前的光荣花,放下手中的鲜花后,昔日的光辉荡然无存,生活一落千丈,犹如掉进无底的苦海,饥饿、贫困、无尽的苦难接踵而来……

  先父的文才、能力,毋容置疑,下乡干部动员先父当生产队长,父亲义不容辞,带领社员们战天斗地。生产队刚有起色,“四清”运动开始了,一夜间父亲变成“四不清”干部了,写检查、挨批、挨整。当时,有好多干部撑不住,跳井的、上吊的、喝农药的,死后定性为“自决于人民,自决于党”,此后,吓得不敢活的人也不敢死了。好在没查出父亲有什么问题,便提前释放了。

  刚刚回到贫困、平静的日子里,不久,一场史无前例的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全国。阶级斗争的弦绷得更紧了,专案组不断地收寻新的阶级异己分子,我父亲又没逃过这一劫,终于成为“党内叛徒”,生产队长就地免职,永远开除党籍。挨批、挨斗、接受改造,转瞬间变成5%的一小撮了。

  这一小撮,是人民监视、打击、改造的对象。生产队里什么活儿累、什么活儿脏就让我父亲以及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他们干。父亲就这么苦熬着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在他刚满六十五岁那年,终于熬不住了,生命走到了尽头。在他神志不清,说胡话时还不住嘴地说:“共产党员开会了,让我讲话了…”父亲带着太多的遗憾、太多的委屈,留下了无尽的苦难,残酷的折磨,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无情的世界。他生的可怜,死的凄凉,身边只有我和妻子以及我那刚满三岁的女儿。

  记的还是我上高中的时候,在学校抬不起头,直不起腰,我受牵连理所应当,“叛徒”的儿子嘛。最纠心的是亲戚也受到株连,我的二堂弟当兵,就因我父,政审不合格没走成,表哥政审不合格,入不了党。我们已成亲戚所指、本家唾弃、辱骂的一家。

  还记的有一次我问先父:“您革命半生,落如此下场,有何感受?”我父沉默一会,慢慢地说:“哎!国家主席都成了叛徒,好多高层老干部都倒了,咱这小人物算个啥呀,相信国家会有个公正说法吧。”是啊,父亲是多么善良,胸怀是多么宽广啊!他坚信国家会还他公正。

  果然被先父言中了,粉碎四人帮的第二年先父平反了。震耳欲聋的高音喇叭响彻云霄,从早到晚不停地播放平反名单,呼喊着先父的名字。哎!人已成灰,有何用呢?我默默地走进先父的墓地,告慰亡灵,让他在阴间做个堂堂正正之鬼吧。

  “爸爸,起来吧,别跪着了”女儿喊我,老伴也说:“是啊,不能跪着不起呀”,我蓦然从梦中醒悟,满噙泪水,为长眠于地下的 父母送上虔诚的祈祷,先父生前所受屈辱已然昭雪,他的英灵在另一个世界再不受欺凌、孤单、折磨,愿他理直气壮,永远安息在无忧无虑的天国。

  也许,有一天我不能为慈祥的父母跪坟执扫,不能执酒以奠,就求土地神爷为我开出深深哀思的白花,悠悠的白云传递我的追思,我也不管在哪个世界以饱含热泪写成的文字,为您点燃一炷思念的心香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松月石泉    2017年4月7日





  双击自动滚屏  
  相关评论:    

发表人:松月石泉
发表人邮件:hbszjkjx@foxmail.com发表时间:2017-4-13 9:06:00
非常感谢平淡老师、桑榆老师、海风老师、晶海老师、和谐老师诸位老师的热情关注,并予以热情洋溢的鼓励,老师们真诚热切的留言,我已泪眼模糊...于此,石泉向各位老师拱手参拜啦,谢谢!谢谢!!
发表人:和谐夕阳
发表人邮件:2503325037@qq.com发表时间:2017-4-12 19:38:00
谢谢石泉老师分享!字里行间真情流露!语言朴实而感人!朋友们珍惜当下,夕阳无限好!
发表人:晶海
发表人邮件:1434416147@qq.com发表时间:2017-4-12 16:16:00
石泉老师您的文字我含泪看完;谢谢您分享;清明真的让人断肠,而且是那种静默中渗透着彻骨凄然的断肠。一丛密林,一条小径,看着那一方土丘似的坟茔,隔着生与死的两个世界,一颗碎心,两行清泪,感受着一种无言的凄凉,内心无限感伤!
发表人:海风飘过
发表人邮件:1004525260@qq.com发表时间:2017-4-12 14:48:00
谢谢石泉老师分享!一读,催人落泪, 远去的岁月被我们的思绪拉了回来,然而,终不见亲人,蓦然回首,真的竟是那一世了。再读,几何人生,秋月春风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执朝看日出、暮送日落于一念,问候当下,请我们都珍重!!
发表人:桑榆晚
发表人邮件:419381584@qq.com发表时间:2017-4-12 12:46:00
石泉老师,你让我心都颤抖了。刚看完两节,我便泪眼迷糊,看不下去了,读着你的文章,想起我的父母......不禁象小儿一样,放声嚎啕了。一篇文章。这样看不下去,分几次读完的,还是第一次。正如平淡妹妹说的,感同身受。你真成了我的代言人了,感谢你说出了我有多次感念而未言说的心境.........

  发表评论:    

用 户 名:
电子邮件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300)

小院夕阳 | 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我们 | 进入管理 |

联系人:小院夕阳 QQ:517687628 手机:13998277156 网站备案/许可证编号:辽ICP备10003371号 备案系统链接 数据统计